小额提款已上线,可以提5~100元余额了,最低手续费修改成2元。

比特币的盛行其实是央行们惹的祸

2017-06-19 12:41:24

两年前,比特币还被认为是属于自由主义者和计算机极客的边缘技术。如今,比特币和以太币等其他加密货币正在获得主流的认可。然而,主流群体这样做是由金融投机推动,而不是出于私密货币和通缩交换媒介的需求。在美联储加息之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价格(如以太币和达世币)立即出现下跌。具体来说,比特币价格下跌了大约16%,而其他加密货币价格下跌了大约25%。不过比特币的价格在18个小时内又反弹回了前一个高点。


加密货币对美联储加息所作的反应表明,在主要法定货币的价值不断稀释的背景下,加密货币被视为避险投资。正如笔者在4月份为《福布斯》澳大利亚版专栏所写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的需求在一些法定货币贬值的国家会有所上升,例如印度和委内瑞拉。去年11月份,在印度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Unocoin,比特币的价格暴涨至818美元(/个),而美国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只达到709美元。同样在委内瑞拉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Surbitcoin,比特币账户数量从2014年的450个飙升至2016年的8.5万个。


美联储加息会减少比特币需求


但是,如果美联储继续提高利率,那么市场对于加密货币的需求就可能会降低。理由是当美联储停止印刷新的货币时,流入房地产、股票和加密货币等资产的新增资金就会减少。因此,投资者对于抗通胀类资产的需求就会下滑。


比特币通胀


与比特币正在经历通缩的共识相反的是,事实上该货币当前的通胀率约为4%。之所以比特币能够让投资者用来对冲央行的扩展性货币政策,原因在于比特币需求增长的速度要高于比特币供应增长的速度。根据弗兰克(Frank Shostak)在2002年作出的定义,通胀一词最初是用来形容货币供应量的增长。而到了今天,通胀一词则指的是价格的普遍上涨。


如果按照原始定义,那么比特币就属于通胀货币。然而,正如笔者在2017年《In Gold We Trust》这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新制比特币的供应会逐渐跟不上可预测的通胀率。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将新制比特币的流通比作是泊松过程(一种累计随机事件发生次数的最基本的独立增量过程),这意味着到2020年比特币将出现显著的通胀。每过四年,新产出的比特币数量就会减少一半。上一次“减半”发生在2016年6月。因此下一次“减半”将发生在2020年。通胀率inverse StFR也表明比特币的产出数量会逐渐减少。比特币的StFR目前为25年;然而它的StFR将会增加到大约56年。这意味着比特币的StFR在未来五年内应该会超过黄金。在2009年1月3日之前,比特币还没有诞生。因此,那时比特币的StFR是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的采矿量迅速下降导致StFR逐渐增加。到2024年,它的StFR大约为119年,也就是每十分钟只能开采出3.125个比特币。


如果按照通胀的新定义,比特币会因为每单位的购买力逐渐增加而出现通缩。


当笔者在2014年开始投资比特币时,一辆特斯拉Model S售价7万美元,换算为230个比特币。如今,一辆特斯拉Model S仍然售价7万美元,但换算下来只要28个比特币。今年6月11日,比特币的价格在2300美元徘徊两周后于当日刷新历史高点。此外,随着该技术的不确定性下降,比特币当前的400亿美元市值预计将进一步上涨。由于比特币的价格数据只涵盖了过去六年,因此基本上无法对其作统计分析。


风险评估


艾尔斯伯格悖论表明,人们更偏爱概率分配已知的结果,而不是概率分配未知的结果。对比特币风险和收益的估计误差可能会对其价格产生负面的下行压力。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比特币的了解会“更有经验”,这可能会降低不确定性并压低比特币的价格。


美国的经济衰退大约每十年发生一次,而距离2007年/08年金融危机爆发已经过去十年了。如果经济无法应对利率上涨,而美联储被迫扭转加息的决定,那么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价格可能会作出积极的反应。虽然美联储主席耶伦在作出2017年的第二次加息后,加密货币的价格出现大跌,但它们都在一天内全面回升。这种快速反弹凸显了一种尴尬,即市场缺乏能够让投资者安全积累财富的资产。欧洲的负利率和发展中国家的法定货币流通禁令仍然推动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需求。虽然比特币最初被嘲笑是“程序猿”的钱和从事非法活动的渠道,但投资者已经开始看到,从投资组合多元化的角度来看,这种技术有潜力成为财富管理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手机版